如何让一辆2万块买来的18岁破车,开始一场真正的环球旅行

在上一个故事里,我们讲述了如何在格鲁吉亚花2万块人民币买到一辆四驱越野车。
尽管有着皮实耐用的血统,然而老旧的它,距离成为一辆可以开着环球的车,必须得进行维修和改造……
还没读过我们格鲁吉亚买车记的同学,请移步这一篇→→→《我们在格鲁吉亚花2万块买了辆越野车,打算开着它绕地球一圈》

如约而至的罢工

我们买车的库塔伊西(Kutaisi),距离首都第比利斯还有200多公里。办完过户手续已是下午,我们立刻马不停蹄往回赶。

山路曲曲折折,一路开得也是小心翼翼。可开到一半,还是出了问题:“变速箱过热”指示灯亮了。只得停车,水温(90多度)虽然有点高但依旧在范围内,开前盖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。所幸,重新发动车后,故障指示就消失了。

途中还在斯大林的故乡哥里(Gori)停了一晚,瞻仰了斯大林博物馆。开回第比利斯,已是第二天下午了。

停车后还是不放心,再次打开前盖,却傻眼了:发动机舱充斥着飞溅出的不明液体。定睛一看,这不是防冻液吗?!

早就做好了买二手车少不了要修理的心理准备,可哪知来得这么快!我们哪见过这阵势,只得求助场外观众。正当大家说法莫衷一是时,青旅的山东老板娘叫来了现场支援——在第比利斯经商的福建人林哥。林哥开着他的二手宝马如约而至,在他的指导下,我们买来大桶水临时补上了漏掉的防冻液。走之前,他留下了他的修车厂金卡,告诉我们:这是格鲁吉亚最大的修车厂,如果有问题,就去找他们修吧,凭这张卡可以打9折。

就在我们觉得如获至宝,第二天一早打算把车开去修理厂好好拾掇一番时,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:冷了一夜的发动机,打不着火了!

拿出在国内就准备好的应急启动电源,却突然意识到:当时是买的汽油车型号,电流更大的柴油车能带起来吗?事实证明……厂商没有那么良心,说是给汽油车用的,柴油车一定带不起来……

过路的小哥自告奋勇来帮忙,停下他的小飞度,熟练地拿出搭电线(难道格鲁吉亚每个车主都备着它?)。可就像小马拉不了大车,他的小飞度,任油门踩得震天响,我们的柴油车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。徒劳许久,他只能无奈放弃,留下搭电线,扬长而去。

就在我们一头雾水的时候,他又回来了,还带着一辆威武霸气的SUV。原来他为我们搬救兵去了!车主耐心地连轰了5分钟油门,我们的车终于一声怒吼,点着了!

我们自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小哥为我们忙里忙外,还搬来救兵,他会向我们这块大肥肉开口要多少钱呢?就在暗自盘算给他多少辛苦费合适的时候,他居然收起搭电线,拍了拍衣服上的灰,向我们招招手,自己开车走掉了!

嗯?这又是哪一出?!

在格鲁吉亚修车,是怎样一种体验?

格鲁吉亚最大的汽修厂Tegeta果然名不虚传,哪怕放在国内,也绝对是个高配版的一类修理厂。厂区宽敞、整洁,一大早就挤满了来维修的车主。林哥说,这里的员工基本都会英语。此话不假,可我们却一不留心让导购员把“Suspect”(检查)听成了“Suspension”(悬挂),而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们已经把车开到她指的悬挂修理位上了。

“你这车问题不小啊!”修车师傅将车举升起来,上下打量着车底。

“是啊是啊!哪里的问题?”我们就像病人遇见了神医,心想这下总有救了。

他叽里咕噜说了一串专有名词,我们只能看他的手指方向,来猜那到底是什么:“你看这个前刹车片得换了,刹车盘也得换了。这个后减震也到寿命了……”

我们一头雾水:“……师傅,内啥,我们是来检查冷却系统的……”

“……那到我这悬挂区来干嘛!冷却系统在发动机区,不过他们今天没空位了,你们明天再来吧。”

刹车系统是全车最攸关性命的部分,我本来就打算买车后全体更换一遍,既然如此,那就索性一起换掉吧。

等到全体工作完成,已是三天之后了。我们换掉了一对前刹车盘和刹车片,外加后减震液压,当然还有导致漏水的前散热器。取车时我们又顺便换掉了老旧的蓄电池,以及机油机滤,并用一套普利司通AT全地形胎换掉了原先磨损不堪的“百家牌”旧胎。

全部账单:打折后共2400格鲁吉亚拉里,约合5800人民币。

便宜!

亲手打造一辆“越野房车”

我们这辆越野车,论起车内空间,其实和满大街跑的SUV没区别:车长4.6米,两排座椅,外加不大不小的后备箱。如果把前座拉到最靠前的位置,后面刚好够摆下一张2米x1.4米的床——对于183的侃叔来说,能把腿伸直简直太爽了。

床的下面,便是储物空间了。为了方便取放,用整理箱进行模块化分类是必须的,这才感念国内淘宝的好,在这边只能挨家挨户逛市场。最终用大概50人民币一个的价格买到的8个丑丑的40L黑箱子,就是我们几乎全部的储物空间了。仔细一看,居然还是荷兰(不是河南)制造的!为了获得更多空间,用不着的后座只能拆掉,送给了青旅的老板娘,成了店里的皮沙发继续发挥余热。

而床的构造也很简单——一块床板加若干支腿。而床板最前端占用前座空间的部分做成可折叠的,平时收起,睡觉时再放下来。为了应对可能遇到的砸车犯罪,储物区用一扇加了锁的尾门封闭。而最值钱的电子产品,在储物区中央专门设计了一个全封闭并再次上锁的木盒子封存(顺便用作床板的中央支撑)。

在装修市场买木板

这个设计,说起来简单,我们两人足足花了5个白天(2天采购,3天施工)才基本完工。没有电钻的我们,每天做得最多的活就是拧螺丝,将各种长短不一的自攻螺丝拧进木板里,几个小时下来一定累得浑身酸痛不已。

接近完工的样子,还剩尾门板没有装

车里都装了什么

自驾相对于其他旅行方式,最大的优势莫过于扩大了好几倍的行李容量。我们的行李空间,分成了这几个部分:

私人物品2箱(每人1箱)

主要是衣物和不常用的杂物

车用工具1箱

包括了套筒扳手、螺丝刀、拖车绳、搭电线、车内吸尘器等

常用杂物1箱

包括了充电器、数据线等,各种日常会用到的杂物。如果住酒店/民宿,可以直接搬进房间。

厨具1箱

高压锅(堪称旅行神器),平底锅,炒锅,户外套锅1套3只,1000W电炉,户外汽油炉,外加炒勺菜板等厨房物件

食材1箱

常备的有米、面(挂面、意大利面、方便面)、油盐酱醋等调料、老干妈等。其余食材随吃随买。

电子产品1包

包括了电脑、平板、硬盘、无人机等。因为都是贵重物品,所以会装进二次上锁的内箱里。

床上用品

一切以轻便为主:用羽绒睡袋做床垫和冬季的被子,用抓绒睡袋做夏季的被子,用装衣服的布包做枕头。实践证明,睡眠十分舒适!

关于车内物品的详细配置攻略,我还会再写一篇文章仔细介绍。

除夕夜惊魂记——生死未卜的爱车

我们的环球计划,是从格鲁吉亚一路向西,经土耳其进欧洲。然而在此之前,一直没有来得及去的邻国亚美尼亚正适合出发前试车——即使有什么问题,也可以回到第比利斯赶紧修嘛——没想,竟一语成谶。

出发前就听闻亚美尼亚的路烂,然而直到到达这个国家,才意识到究竟有多烂——除了一小段维护尚可的高速路,其它所有公路,无论等级高低,一定会遍布大大小小的坑洞,车辆几乎只能十分精确地沿S形避开坑洞前进,否则迎来的 一定是陷入坑洞的巨大声响和让人心碎的颠簸。

7天时间里,我们急行2000公里,绕了亚美尼亚这个小国整整一圈,甚至还去到了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争议地区卡拉巴赫。

这台18岁高龄的小车一路争气,无论是南部山区的搓板路,还是首都埃里温市内的堵车,竟都轻松应对。

最后一天,正是中国的除夕。我们的计划是:一早从埃里温开回第比利斯,下午3点到达,算上和国内4个小时的时差,正好能赶上国内的春晚,简直完美!

这一路,车程近300公里,前100多公里都顺风顺水,开到距离格鲁吉亚边境还有十公里时,我们加了最后一次油,心想到了油价更低的格鲁吉亚,再把油箱全加满。

谁知没开多久,意外突然降临:一次过弯的减速后,车竟像“失去了一档”一样:任把油门踩得震天响,转速飙到3000,依旧没法加速。只有过了很久,当自动挡慢慢跳到二档之后才有好转。

尽管没有任何故障灯亮起,但我明白,这绝对不是个小故障。可彼时我们正在两国边境前的荒凉地带,附近怎么看也不像有靠谱的修车厂。在停车检查了发动机舱,没看到任何异样后,我决定赌一把,先开到格鲁吉亚再说。

可就在这短短几公里内,车的状况急剧恶化,从没了一档到没了二档甚至三档;在就要开进边境禁区大门的那一刻,车子彻底趴窝,一步都走不动了。

一群聚集在边境的大叔凑上来,当我在他们指点下下车后才发现:不明液体正从车底往外冒,不一会就漏了一地!再仔细一看,这不是前些天才检查和补充过的变速箱油吗!

在大叔们的齐心协助下,我们暂时把车推到了边境的停车区。可接下来怎么办?

这时,跑出去求助的Molly带回了一条消息:有人帮忙联系到了救援车,对方报价:100美元,给拖到修车厂。

什么?100美元?就开十几公里,只给到不知道哪个穷乡僻壤的修车厂,我哪能知道他们修不修得好?

这也太黑了吧!

可再一问,居然不是拖到附近,而是直接穿过边境,再跑上100多公里,一直给送到第比利斯!而且,去哪家修车厂,我们自己说!

这突如其来的惊喜,让我们彻底傻了眼。

10分钟后,我们已经坐在霸气威武的拖车驾驶室里了,而背后享受“专车”待遇的则是我们生死未卜的爱车。

因为救援车属于货车,穿越边境时延误了很长一阵。看表,已是国内春晚开演的时间,这时微信已不断开始传来拜年信息,可我们却连群里的红包都没心情去抢了,惟愿可以顺利回到第比利斯。

2个小时之后,就在国内即将敲响新年的钟声,而Tegeta修车厂也即将下班的时候,我们终于到达,在人群的簇拥下,把车又一次推进了熟悉的车间。

之前一直接待我们的修车大哥,看到我们回来,而且如此“兴师动众”,明显是强忍着笑。

先前他就一直对我们的车况颇有担心,现在,怕他的内心戏是:这俩倒霉孩子又回来了?!叫你们别买这么破的车,你看,出事了吧!

而我们此时,只能将车扔在修理厂,收拾简单的行李去刚定好的民宿,开始过这个迟到的年。

一顿丰盛的年夜饭,大概是这曲折的一天之后最大的安慰了。

感谢格鲁吉亚万能的家乐福,所有的中国食材和调料应有尽有,甚至包括冷冻的青岛春卷!

不过中国饺子自然是没有的,然而却有外观和口味都接近的格鲁吉亚饺子来替代。

变速箱油漏光以后跑的那几公里让我一直揪心——如果变速箱因此被烧坏,且不论这台古董老车能不能找到替换件,即使运气好能找到,再花上几周的时间从欧洲某处运来,这花费,一定远超3200美元的购车价格——那么,还要不要修呢?

第二天,就在我们刚定未来几天在第比利斯住处,打算打一场持久战的时候,维修厂居然来电话了:他们检查出漏油故障,是车前底部一根管路破损导致的。至于为什么会破损,是正常老化,遇到磕碰,还是油压过高,他们也不知道。

并且,要知道变速箱是否被烧坏,就得先补好管路,重新加注变速箱油以后才行。

说起来,这次漏油,他们并非完全没有责任——毕竟就在一星期前,我们刚刚在他那里检查过变速箱油,并按他们的建议添加了1升油,那时得到的反馈还是没有任何问题。所以,不管这次变速箱故障是因为他们上次没能检测出隐患,还是因为他们加的变速箱油太多导致管路爆裂,甚至是因为他们的疏忽导致新旧变速箱油不兼容,他们都逃不了干系。

也许是自知理亏,他们主动提出修补管路不再收钱,然而重加的变速箱油还得照常收费。好在价格不贵,我们也没了精力再与他们仔细理论。总之,连上拖车,我们共花了大概1000块人民币,来搞定这次惊心动魄的故障。

当一切妥当,重新加满变速箱油,爱车居然重新欢快地奔跑起来——那时,只剩感谢这台爱信无比皮实的4AT,即使18岁高龄,即使缺油状态下跑了快10公里,依旧没耽误它重振雄风啊!

从那时起,直到现在3个多月的时间,我们就是开着这辆曾几次身处崩溃边缘的老车,从亚洲的格鲁吉亚,穿越整个欧洲,一直开到非洲,现在又回到欧洲。超过15000公里的路上,居然再没出过任何大的故障。

摄于摩洛哥撒哈拉沙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