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俄边境“历险记”:漆黑的夜,两个大兵朝我举起了枪

这绝对是在我整个欧洲自驾中,最“惊险”的一次经历了。


临时决定的改道

趁着2018年6月的俄罗斯世界杯,我临时决定改变路线,放弃原定的匈牙利、塞尔维亚、罗马尼亚和摩尔多瓦,利用“世界杯球票免签俄罗斯和白俄罗斯”的政策,改道进入这两座欧洲最富神秘感的另类国家,顺便还可以北上摩尔曼斯克,打掉北极圈的卡。

事实证明,这绝对是一个正确的决策。那时白俄还没有对中国免签,想要开车进去,签证就足够让人头大了。而俄罗斯的旅游签证,更是只能回中国办。更麻烦的是,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之间的陆路边境,并不对第三国游客开放,根本不可能开车一次游完这两个国家。

而这一切,随着世界杯的举办,都不再是问题——不仅两国都对世界杯观众免签,更是破天荒开放了两国间的陆路边境。只要上网买两张,啊不,一张球票,我们俩就能获得这两个国家的临时免签!

为什么只要一张呢?因为我们买票时候已经太晚,球票早就卖光,只剩下给残疾人的轮椅票了。再一看,这轮椅票竟更“实用”:一张票,能让观众本人和陪护者,共两人进场看球,并同时获得FAN ID免签资格!

我们当然不是残疾人,也不准备真去看球。我们唯一需要的,就是那个代表免签资格的FAN ID。事实上,我们一拿到FAN ID,就去官网把这张票又合法地转卖了出去,并拿回了90%的退款。不必担心我们“钻空子”的行为,让真的残疾人看不了球。

1 f А умпвщ с PR  пдспорт  FAN ID  БОЛЕЛЬЩИКА  ЧЖАН  КАНЬ  СКАЖИ НЕТ РАСИЗМУ
传说中的FAN ID真容

所以这两张白俄罗斯和俄罗斯的多次签证,我们一共只花了105美元的10%,也就是10.5美元——人均5美元!

为了尽可能利用申根区短暂的90天停留期,我们决定把入境白俄罗斯的时间定在傍晚。可习惯了欧洲高效率的我们,忘记了前苏联国家遗留至今的繁文缛节,尤其是在边境这种“敏感”的地方。

两个中国人,拿着俄罗斯的球票,却要入境白俄罗斯,还是在一个没什么第三国人走的小边境。更别提,我们开的车,来自俄罗斯最大的敌人之一:格鲁吉亚。

尽管早就官宣过,边境更是贴着醒目的政策海报。不过对我们这个特殊中的特殊,自然都没那么容易。

先是一场无尽的等待,我能猜到,他们一定是打电话去请示上级了。可上级什么时候回复,会不会再去请示他的上级,或是临时开一场会来研究讨论一下这个棘手的问题。这一切,我们什么都不知道。

img
来自行车记录仪的画面

大概过了半个小时,也许是一个小时。帅气又讲一口流利英语的边防军官,终于还回了我们盖上入境章的护照。进入下一个环节:查验车辆。

一切行李都要搬下车,细细查过。在排除了我们是间谍,毒贩,或是走私客等等的一切可能,又聊了半天车辆改造的细节后,他终于大手一挥,放我们过了边境。

那时正是6月里白昼最长的日子,而白俄罗斯的高纬度,让夜幕降临几乎都在10点之后。可即便这样,那时的夕阳,也只剩下一点余晖,当我们再向前开出去不久,就彻底变成了一片漆黑。


深夜惊魂记

我们那晚并没有预定住宿。本来的计划是沿途找个安全的地方在车上过一夜,第二天一早,再去附近预定的农庄入住。可眼见天已黑透,根本不可能找到合适的地方,而我们的手机,尽管在几乎整个欧洲(包括俄罗斯)都能上网,可唯独缺了白俄罗斯。临时订住宿也不可能了,只好硬着头皮往第二天要住的民宿方向开,打算在那附近找找有没有合适的地方。

那家农庄的位置,离边境线并不远。漆黑的夜路上,见不到一辆车。一直快开到的时候,才看见一辆停在路边的军用吉普。

路过它的时候,我还说:诶,居然这有辆军车!

可开着开着,就发现后视镜里多了一个光点,接着便是离我们越来越近。不用说,一定是刚刚那辆军车。而他们开过来的唯一目的,一定要来截停我们。

漆黑的夜,又人生地不熟,逃跑肯定不可能了。只好放慢速度,确定他们的意图。在得知他们确实是来截停的之后,便停下了车。

车上下来两个全副武装的大兵。年老些的像是长官,腰间别着手枪;年轻些的,则是背着一只步枪。

车上的行车记录仪,记下了这一刻的样子:

img

长官一句英语都不会,还好年轻人会讲小学生水平的英语。在向我们要走各种证件之后,他俩又打起了电话,一定又是请示去了。我们只好继续等待。

不知等了多久,年轻军人终于又过来,问我们要去哪。我们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,只好拿出手机离线好的地图,把那家农庄的俄文地址指给他看。在地图上,那家农庄,就在前方1、2公里的路边。

他把证件还给我们,做了一个让跟他走的手势,便回到他的车,发动了起来。

也许他是要带我们去?那就跟他走呗。

没开多久就到了地图上农庄的位置,可前面的他们,却没有一点要停车的意思,还是径直向前开。我们还没反应过来,他们已经打开了左转向灯,向左拐进了路边的树林——而那里,只有一条不知通往哪里的泥泞土路。

开车的我,迅速分析了一下眼前的选择:加速逃离他们,只会招致他们的彻底怀疑。在这黑夜、又是彻底陌生的荒野,我们显然不是两个全副武装的军人的对手。只好硬着头皮,跟他们走。

在丛林里,只能容一车通过的土路上我们转过一个又一个弯,似乎到了一处最偏僻荒凉的地方。这时,他们突然停下来。

他们要干什么?!

只见年轻军人下了车,带着军人惯有的冷峻表情,熟练地拿起步枪,朝我们走来,就仿佛是一次例行的训练。

img

他要在这深夜里的丛林深处,劫车灭口吗?!

毕竟他只要开两枪,就能达到这个目的。而我们,没有任何抗拒的可能。

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。手放在倒挡上,脚悬在油门前,准备做最后一搏。

可这样的夜,这样的路,想靠倒车逃离他们,又怎么可能?

只能安慰自己:他们看起来像正规军,是最没有理由劫杀游客的一类人。更何况,在白俄罗斯这种半极权国家,即便他们是劫匪,但化装成军人,还带着长枪短炮,根本就是找死。

空气,如凝固了一般死寂。

只见他敲了敲我们的窗,似乎想跟我们说话(“要钱还是要命?”,这是我的内心OS)。可他支支吾吾的英语,什么都说不清楚。

只好奉上手机,里面装着离线好的俄语翻译软件。

原来,他是想说,他们实在找不到我们说的地方

你们是傻吗?!那地方明明就在大路边,你们把我们带到这荒郊野外,又怎么可能找得到?!

无奈,只好在手机里输入:“我们是游客,过边境晚了,附近找不到住处,你们能帮我们找个住处吗?”翻译成俄语给他看。

他恍然大悟,马上说OKOK,要我们跟他们掉头出去。

回到大路,又拐了好几个弯,他们把我们带到了附近另一个村庄,居然在一座像是乡村度假村的院子门前停了下来。

他们跑进去,叫醒早已熟睡的老板,跟对方不知在说些什么。

接着,老板一脸笑容走向我们,用不流利,但起码可以听得懂的英语,欢迎我们入住。

而那两位刚刚把我们吓得半死的军人,回到车上就准备离开。

直到这时,我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来。

漆黑的夜里,两个白俄大兵,开着军车,跑前跑后,只为帮外国游客找住处。这是一种什么精神?

赶紧请他们留步,我回到车上翻出了剩下的最后两罐青岛啤酒,说着“Китай”(中国),塞给他们。并留下了这张合影:

img

意外的白俄度假村一日游

我以为,这个故事就要到此结束了。

谁知第二天一早,刚从舒服的度假木屋里醒来,昨天的老板竟准备好了已一桌丰盛的早餐请我们吃。

img

吃完饭,他竟又变魔术似的变出了两辆ATV(四轮全地形摩托),让我们跟他去湖里游泳?!

img

说着,他就光着膀子,踏上摩托,一骑绝尘而去。

img

我学着他的样子,也光着膀子,骑上摩托,开向崎岖的山路。

img

从开始的颤颤巍巍,到后来的如履平地,就这样,一路开到一处仿佛世外桃源的湖边。

img
img

又是学着他的样子,我也一股脑跳进了湖里。

从未见过这么美的湖,从未见过这么清的水。

可直到我们退房准备离开,他都从未跟我们提一个钱字。

我鼓足勇气去问他,这吃喝玩乐的一条龙服务,到底该付多少钱?预备好他说出一个不菲的数字。可他竟说什么都不肯收钱钱。我们坚持要给,他拗不过,最终跟我们收了10欧元。

是的,我们花了10欧元,也就是75块人民币,在白俄罗斯乡间的度假村里,享受了整整一天的VIP服务。

img

兴致勃勃玩起射箭,结果被这两个小姑娘鄙视了。要不怎么说是战斗民族呢?

img

不信你看,这度假村给孩子们准备的玩具,竟是这个手榴弹模型?

心里只剩下最后一个疑惑:前一天晚上,他俩为什么要把我们带到那处密林之中呢?

这个答案,在我们开向预定好的第二天住处的时候终于揭晓:

谷歌地图上的位置,根本是错的!正确的路线,正是要穿过前一天那条晚上看起来漆黑恐怖的丛林小径。而事实上,从昨天停车的位置只要再向前开100米,眼前就是那座开阔的村庄了。

第二天的住宿。这一整幢木屋,还有免费的自行车、渔具和桑拿房随意使用

那两位军人,一定也是在夜里迷了路,以为走错了路,才会在那里停车折回。可没想到,却几乎把我们吓个半死。

是的,这就是我在整个欧洲自驾中,最“惊险”的一次经历了。


Kan

Kan

前复旦理工男,现职业旅行者。旅行4年,到过94国,自驾车环球中。

相关推荐

暂无相关文章

0 0 vote
Article Rating
Subscribe
提醒
guest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

0 评论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白俄边境“历险记”:漆黑的夜,两个大兵朝我举起了枪
0
Would love your thoughts, please comment.x
()
x

显示

忘记密码?

显示

显示

获取验证码

Close